当前位置: 世直研 >> 企业快讯

封面故事|赢在起飞线

发布人:陈杰 来源:《知识经济》 发布时间:2022-04-12

本文字数:6700,阅读时长大约9分钟

十余年商海沉浮的经历,以及数年一线作战的经验,练就了谭春向风而行的敏锐,也赋予了他判断商机的本能

谭春,连续创业者,重庆起飞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曾任新鹏鹏快递外卖平台创始人、58同城团购事业部重庆片区负责人、窝窝团西南大区营销总监、喇叭团创始人兼CEO等。


 

2022年3月25日,谭春登上安徽卫视《创业中国人》节目。

这是一档“用故事改写故事,用人生影响人生”的成长励志秀。

从大学时代创业到进入互联网行业打拼,谭春作为连续创业者,几乎经历了整个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升腾跌宕之旅。如同很多创业者一样,他经历过不少成就斐然的高光时刻,也经历过艰辛疼痛的困难时光。

十余年商海沉浮的经历,以及数年一线作战的经验,练就了谭春向风而行的敏锐,也赋予了他判断商机的本能。作为一个创业者,必须要找到趋势,抓住机遇。

2019年,谭春创立了起飞线,开始自己新一轮的创业。在《创业中国人》节目里,谭春自信地分享,“起飞线是一家以积分制赋能商家的创新型生活服务平台。起飞线的愿景是成为国内积分制玩法里面的头部玩家,实现真正的消费内循环,以及实现所有参与者的共同富裕。”

思想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在《反脆弱》一书中说:“风会熄灭蜡烛,却能使火越烧越旺。对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你要成为火,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显然,谭春深谙其中道理。创业是残酷的,无论是在高歌猛进的顺境,还是在暗流涌动的逆境,也无论外界多么浮躁喧嚣,谭春始终在坚守自己的创业初心,追赶时代浪潮下的创业热情。因为,他学会了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口中的终极理想——如何爱上“风”。


1
连续创业

2004年,刚上大学的谭春就崭露出那颗不安分的创业之心。

高校宿舍晚上都有门禁,谭春发现很多同学此时想吃东西却无法购买。于是,他约上几个同学批发了一些小零食,挨个宿舍敲门销售;大二的时候,他又发现商机,把床上用品、洗漱用品、电话卡等便捷地销售给大一新生;闲暇时候还在校园给景区拉客,承接起旅行社的价值;大学期间他还开过店,曾经垄断过校园里“小灵通”销售的生意。

真正让谭春一战成名的是“新鹏鹏快递·外卖”,这可以称为中国最早的外卖跑腿平台,当时引发了众多媒体的关注和讨论。

2008年,谭春刚毕业,他想到“以前上学时去食堂,爬坡上坎很是累人,而且排队要等很久。有的同学怕麻烦,干脆就懒得吃饭了!”为此,谭春开了“新鹏鹏快递·外卖”,专为同学们“跑腿”。

“新鹏鹏快递·外卖”平时的业务主要以送餐居多,还包括代买饮料、烟酒、电话卡,甚至帮忙扛行李等,收费从几角到几元不等。为了“跑”得更迅速、更专业,谭春准备了三个热线电话,还聘请了一些学生做兼职,为“下属”订制了统一的服装和帽子,并买了两辆二手摩托车供员工使用,店里的员工有空的时候,便轮流骑着在校园里穿梭,主动出击寻找业务。据谭春回忆,当时正式营业首日,就接了300多个单子。

“新鹏鹏快递·外卖”为谭春攒下了第一桶金。但随着业务的发展,电话接单的效率已经不及互联网,谭春决心搭建一家网站,将业务扩展到更广阔的领域,为他积累的学生客户提供更多更便捷的服务。

U折网就是在这时候应运而生的。“‘U’取自‘university’大学的意思,这么多年做校园生意,已经为我积累了很多忠实的用户。”谭春的新项目启动以后,很快就收到了200多名同学的支持。

U折网的业务已经不再是“跑腿”这么简单。谭春发现吃喝玩乐属于刚需高频品类,于是便积极联系线下吃喝玩乐等业态的商家,达成平台专属优惠,成为U折网的会员即可以会员价格到这些联盟商家以优惠价消费。

U折网放在当下的语境来看,可谓是会员制的先驱实践者。谭春在U折网的运营中发现,这套商业模式跑得通,并且迎来了投资人的青睐。但是,当谭春和几个合伙人将积蓄都投入其中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投资人却因个人资金链断裂而失信于他们。最终,谭春以诚信为本,为所有会员退还了费用,U折网也就此结束运营。 

彼时是2009年,美国Groupon刚刚兴起不久,以网友团购为经营卖点,其独特之处在于每天只推一款折扣产品、每人每天限拍一次。Groupon成立仅7个月就实现了盈利,并且融资了1.4亿美金。一时间,紧盯美国新模式的VC和创业者都视Groupon为当时的商业模式新风口。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在期待Groupon创造的高利润神话在中国得到复制。

于是,2010年1月,国内第一家团购网站满座网上线。2010年3月至6月,美团、拉手、24券、窝窝团、糯米团、聚划算等团购网站基本都在这个时间段陆续成立,到2011年8月,我国团购网站的数量已经超过了5000家,形成“千团大战”的疯狂场面。

“当时做团购网站没有多大成本,三五个人就可以成立一个网站”,谭春谈道,过低的准入门槛无疑加速了团购行业的发展,但同时也不可避免地造成了这一行业的恶性竞争和迅速洗牌。走在“风口”的谭春自然没有错过这一浪潮,他与朋友在2010年3月便成立过“团客网”,但未能成功融资,只能宣告失败。


2
借船出海

U折网和团客网的失败,让谭春意识到了资本的重要性。自己无法造船出海,那就借船出海。

2010年,58同城也决心加入团购这一行业。当时的58同城成立5年,虽还没有后来的名气,但也已经占有地域性先天优势,已在全国开通了339家分站。谭春在这个档口,应聘成为了58同城团购事业部的一名主管。

“当时我比较年轻,我的下属同事似乎并不服气。”谭春说道,“所谓主管,实际上也就是一名销售。既然大家不服气,那我就用能力证明自己。”当同事用跑了六次都没有拿下的客户来邀请谭春去谈,等着看笑话的时候,谭春去了,并用自己丰富的销售经验和人格魅力,获得了客户的认可,成功化解难题。从此,谭春也开始一路开启了职业生涯上的各个高光时刻。业绩好的时候,谭春带领的部门业绩占据58同城团购事业部重庆市场总业绩的2/3。

互联网行业风起云涌,2011年,风光一时的团购鼻祖Groupon决议进入中国市场。2011年2月15日,Groupon与腾讯公司按照50%对50%的股份合资组成的高朋网上线。借助Groupon的成熟运营经验,再加上腾讯拥有的巨大用户量,高朋网的推出曾被视作是中国团购网站的一场革命。

此时的猎头到处挖人。谭春作为行业佼佼者,也被猎头找到,给出高额年薪希望他就职高朋网。沉浸互联网行业多年的谭春有自己的判断,“美国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一般都会采取高举高打的举措,恐怕会水土不服。”离开58同城的谭春还有更大的梦想,于是,谭春放弃了高朋网的高额年薪,选择了一条踏实稳健的路——进入一家本土创业公司窝窝团。

进入窝窝团,谭春迅速地发挥起了自己的优势,经过两三个月,所带领的团队的销售业绩便做到了重庆市场第一的位置。当时窝窝团正在筹备西南大区的发展,谭春顺利晋升为窝窝团西南大区营销总监,为自己的履历再次添上了华丽的一笔。

随后,窝窝团多次获得高额融资。首次融资的2亿美元,被称为当时团购业内单笔融资的最大规模。与此同时,2011年7月,窝窝团员工人数达到5500人,销售额实现第一,成为国内最大的团购站点之一。

在58同城与窝窝团顺利发展的精彩履历,并没有让谭春“飘”起来。“互联网时代飞速发展,我只是裹挟其中的微小一份子,是时代推动了我、造就了我。”谭春很谦逊,他把过去的成绩自谦为“天时”所致。

复盘过往获胜者的致胜因素,大多或许会得出“天时、地利、人和”等相似结论,但只有经历其中的人才明白,胜者不仅需要运气,还要战略、战术和信念。

随后几年,2013年58同城上市,2015年窝窝团上市,谭春因离开这两家公司损失上千万元的股票期权和财富。如果以财富规划计算,谭春就不算胜者,他丧失的巨额财富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这也是一次次回顾过往时让谭春非常痛惜的事,但事已至此,他在内心许下了一个新的梦想——以后带领自己创业的公司上市!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跌宕起伏的商战和竞争激烈的突围,正面战场的冲击和另辟蹊径的艰难,这些诸多经历早已内化在谭春心里。他在一次次的奋斗过程中认识自己,也摸索着创业者发展的规律。

这次,他的心中再一次燃起了创业的熊熊烈火。他没有忘记,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


3
创新启程

创业的念头再一次燃起便无法熄灭。

这次,谭春再次在创业过程中敏锐地发现了新商机。

谭春在帮重庆某银行做积分系统的时候,发现银行后台数据中一共有300万客户,使用积分的用户数竟然高达60万人。“我曾经以为积分都是兑换一些小商品、小电器,没有几个人在意,这次真的被震撼到。”谭春说道,既然有这么多用户,那么像吃喝玩乐这些刚需高频的产品,用户应该使用得会更多吧。

凭借着这样的考量,谭春当时联络合作了一家电影院,为四个银行的积分用户提供电影票兑换服务。此次共计兑换了170多万张票,两个月赚了500多万元。

就是这次的经历,让积分的种子开始根植在谭春的头脑里。他尝试寻找新的商业模式,作为自己创业的新旅程。感受过、经历过,谭春明白豪情壮志不能解决问题,他开始用更加理性的方式看待商业世界。

在近几年中,谭春每时每刻都在思考新的产业机遇是什么,“下一局”的方向在哪里。他一直在不断地勇于试错、不断理顺自己的节奏,也再次遭遇过不可靠的合伙人,但是一个人可以在狂风暴雨中坚守自己相信的东西,也可以在光鲜崛起中拒绝自己不相信的东西,那一定会有一个合适的时刻,让他绽放出自己的光芒。

创业是一场长跑,没有足够的跑前热身、训练和持之以恒的毅力,很难跑到终点。谭春大概是积累足了能量,2018年,他发现现在的很多中小微商家想要活下去真的太难了。大平台公司表面上想要为他们引流,实际上抽取高额费用,使他们增加了很大的经营成本和生存压力。

谭春还在统计数据时发现,在中国,GDP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吃喝玩乐等本地生活消费,其中包含外卖在内的所有吃喝玩乐线上平台,只占据极小的市场,大部分仍然发生在线下到店消费和门店支付。

同时,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普及,目前本地生活消费市场的两个特点正日益鲜明。谭春分析道:“互联网巨头带来流量及便利的同时,也在侵蚀商家本不多的利润,由此导致商家提供的服务成本上升、质量下降,商家、用户、主管机构都希望能找到更具性价比的引流工具。其次,兴趣与社交关系重构社交联结,形成了新的消费增长点,有66%的消费者会购买好朋友推荐的商品,56%的消费者以兴趣为重要参考。”

历经两年,谭春针对重庆市场进行了大量市场调研与用户需求分析,确立了“本地生活+线上商城平台”的商业模式,之后起飞线1.0试用版上线,用户基础数据初见雏形。

2019年1月,谭春正式成立了重庆起飞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确立了重庆总部、江苏运营中心、北京运营中心的战略布局。


4
不忘初心

最初,谭春将起飞线的视角主要集中在本地生活的旅游板块。

2019年之前的旅游市场是异常火爆的。据人民网报道,2018年,国内旅游人数55.39亿人次,人均出游4次,对GDP的综合贡献为9.94万亿元,占GDP总量的11.04%。

多年耕耘在本地消费生活领域的谭春对旅游行业的信息了如指掌。“我发现旅游行业有很多痛点,比如,传统旅行社准入门槛高,门店渠道等成本高;产品计划更新传播缓慢,信息时间差过大,信息不准确;从供应商到旅行社到门店到游客,中间参与角色多,产业链太长。”与此同时,“旅游行业鱼龙混杂,没有行业标准,尾单信息分布杂,易积压库存或尾单难求,供应商和游客之间信息流通不对等,再加上游客只关注线路,会辗转多家旅行社及门店,无忠诚度可言。”

针对这些问题,起飞线一边积极地去联络旅游尾单资源,一边开拓旅游出发地和目的地的本地消费资源,为用户搭建起一座有效桥梁。

起飞线商业模式的底层逻辑其实是,用户通过到起飞线联盟商家处消费后扫码支付,平台根据消费金额1:1给予用户奖励金(积分),用户在起飞线平台消费各类高频刚需的产品(旅游线路、各种生活类商品)时使用奖励金抵扣掉该商品的部分现金。

这样一来,既为用户提供了高性价比的日常消费商品,也为用户提供了精选、优质的“吃喝玩乐”本地生活服务,同时实现为供应商消耗库存、为生活服务类商家高性价比引流促销的多赢局面。

从旅游产品入手,起飞线迅速发展起来。2019年3月,起飞线获得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成为资本寒冬之下被追捧的项目。与此同时,谭春开始为起飞线作全面的规划,从商业模式完善、技术开发迭代到用户体验更新,以及企业合规、税筹等众多事项建设全面提上日程。

就在谭春和起飞线管理团队全力以赴、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新冠疫情突然来袭,让一切美好的规划都按下了暂停键。

2020年新冠疫情暴发后的连续几个月内,多个行业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尤其是线下餐饮业、旅游业、服务业等全线关停。起飞线最初瞄准的以旅游为核心产业的路似乎走不通了,加上几个月没有营收,谭春遭遇了至暗时刻。

“2020年初那阵子真的要发不出工资了,加上我们2019年加码的各项工作都还在推进,都需要资金。好在公司整个管理团队和员工都还在,大家都还齐心。我们到处融资,我把房子也抵押了。”谭春说道,“借款我们也得坚持下去啊,创业这么久,我没有想过放弃,咬咬牙也得坚持。”

坚持就是胜利。随着疫情逐渐平稳,各地均出台了大量落实“六稳“六保”的措施。重庆渝中区商务委对起飞线的发展非常关心,多次前往公司考察,并与之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起飞线成为重庆渝中区政府重点招商引资以及扶持的互联网大数据消费领域的优质企业,赢得了各地商委、旅游局、农委、人社局等领导的高度认可和支持。

再加上疫情之后提振内需消费,成为拉动我国经济的主要抓手,各类政策越来越多地倾向于为实体商家纾难解困。在此趋势下,谭春也一直积极带领执行团队布局,丝毫不敢懈怠,2020年8月,起飞线终于实现了市场战略目标的全面完善和升级,起飞线商城也实现了4.0版本迭代。


5
多方共赢

有了2020年艰苦卓绝的历练,也得益于一直以来高瞻远瞩的战略规划和脚踏实地的市场开拓,谭春和起飞线在2021年迎来了新的发展征途。

2021年疫情期间,谭春和起飞线帮助中国西北某城市的一个果农,在一个月时间卖掉了一百万斤苹果。与此同时,起飞线在该城市的合作伙伴,按照起飞线标准化流程尝试展业,在仅签约了两三百家商家的情况下,就实现了一个月1000万元流水的突出成绩。

谭春说,“我们终于用实践证明了我们的商业模式是跑得通的。这将是起飞线未来‘千城战略’里一飞冲天的第一城。”

当万千企业和创业者在疫情之下苦苦挣扎或无奈“倒下”的时刻,谭春带领起飞线用最短的时间焕发了新的生机。

尤其是在2021年,国家发布互联网反垄断浪潮、严格税务稽查、限制个人收款码商用等重大事项时,起飞线早已在2019年就开始了相关方面工作的完善和努力,为合作伙伴的合规合法展业做好了全面保障。

在谭春的规划中,未来,起飞线要在三年内拓展50万商家、10万供应商,实现用户数达到5000万人,从而打造千亿级流水的创新型服务平台。

具体实践中,谭春表示,起飞线准备了充足的“武器库”来帮助中小微商家引流,帮助城市合伙人创业,帮助消费者省钱。“入驻起飞线是免费的,不像当下的一些线上平台要从商家身上收取高额入驻费、置顶费、推广费等,让他们在流量获取中进退两难。”

谭春筹划在2024年带领起飞线上市,目前已经开始启动相关工作。谭春说,“错过的两家上市公司,是我职业生涯中比较惋惜的时刻,所以上市成为了我心中一个持续生长的梦想。”在起飞线上市后,谭春将与所有合作伙伴进行利益分润,实现共同富裕。

起飞线拥有有认知、有情怀、有韧性的创始人,也有专业、创新、进取的团队,我们有理由期待,在当下时代背景下,起飞线有机会孕育出自己理想中的可持续发展的创新消费平台。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里这样表述,“真正具有颠覆性的创新可能会被原有的巨头选择性忽视,然后这些创新会在某个节点突然爆发,并改变整个行业格局。”

起飞线是不是那个会改变行业格局的创新者,还有待时间的检验。但谭春与起飞线的创新理念毋庸置疑,赋能线下发展的初心毋庸置疑,打造帮助中小微商家发展的超级生态的决心毋庸置疑。这大概也是谭春当初为公司起名“起飞线”的用意——搭建助力跑道,帮助平台用户全面腾飞,不是“赢在起跑线,而是赢在起飞线”。

畅想未来发展,谭春淡定而铿锵有力地说:“让支付不再是支付,而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的升级,让我们一起去实现万亿级财富的再分配,让我们一起赢在起飞线!”


|原创声明:本文系《知识经济》原创稿件

|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并标明出处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链接:封面故事|赢在起飞线

关键词: 人物创业 电商平台 起飞线 谭春

【免责声明】本网站未标有“原创”的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

评论专区

用户名:

标 题: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示本站同意并支持其观点

世直研订阅
30元/月 300元/年 500元/2年 1000元/5年
2000元/终身会员(加赠3个号码1年订阅)
更多世直研热门
母婴社交电商蜜芽APP将关停,曾获百度巨额投资

母婴社交电商蜜芽APP将关停,曾获百度巨额投资

近日,蜜芽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将于2022年9月10日停止蜜芽APP服务。[详细]
双迪的“专精特新”之路

双迪的“专精特新”之路

近日,双迪公司成功入围由辽宁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公示的2022年度辽宁省“专精特新”梯度培育企业名单。“...[详细]
精准发力儿童健康 聚焦儿童健康促进工作报告

精准发力儿童健康 聚焦儿童健康促进工作报告

儿童健康事关家庭幸福和民族未来。当前,我国儿童健康促进工作成效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下一步怎样精准发...[详细]
安然18周年 创新奋进新征程

安然18周年 创新奋进新征程

十八年的发展,让安然深刻认识到技术创新的重要性,未来将依托纳米科技和植物干细胞技术走出一条科技创新之...[详细]
币圈暴跌 提醒:虚拟货币在我国不具备货币属性

币圈暴跌 提醒:虚拟货币在我国不具备货币属性

近日,比特币创18个月来新低,“华人首富”身家缩水近90%,连全球首富埃隆·马斯克似乎也中招了。[详细]

世直研 扫描关注